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兩千九百零九章 心里的失望

第兩千九百零九章 心里的失望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不過一切并沒有如馬氏的愿,現在兒子是都躲在自己屋里貓冬,兒媳婦三個好像是分工好了似的,反正輪著來伺候她,說是伺候,不過就是到點了給飯,到點了給弄大小便,別的也便不管了,能來真心看她的也就是院子里幾個孫子輩的了。

  現在玄老爺子不在家,所以他們也不好好給馬氏這屋燒炕,反正馬氏也說不出來,給她少吃少喝少燒火,省下點是點,柴火也少用點,省下了那三房一起分了多用點,馬氏這屋炕最大,住的人最少,他們心里早就有怨言了,所以這時候還不好好的利用機會?

  這陣是王氏在這陪著馬氏的時候,王氏手里一直坐著針線活,根本沒搭理馬氏,因為都知道馬氏這病是好不了了,頂天能說話,根本不能走動了,說話怕是都費勁,所以對她好不好,也沒啥大用了。

  再說馬氏折騰到現在,也沒真的折騰出來啥,最后弄得家里越過越不好,靠著她也沒用,所以根本不愿意伺候她。

  馬氏聽見門聲,趕緊睜開眼睛看,她多希望是玄老爺子回來了,因為老頭子要是回來了,兒子兒媳婦就算是畏懼玄老爺子,也得盡可能的都來陪著自己,自己的人生已經走到了這步,需要兒孫的時候了,可是現在自己心知肚明,就是被人嫌棄了。

  跟玄老爺子相比,自己是悲哀的,人家玄老爺子的兒子媳婦多孝順,玄老爺子在兒子家里是好吃好喝,有人伺候,自己呢?

  當她看見進來的是玄妙兒和花繼業的時候,馬氏真的很想閉上眼睛,不看他們,因為來的人,是自己最討厭的,自己千萬次的想過為什么會過成這樣,答案都是一樣的,那就是玄妙兒投河不死之后,一切都變了,玄妙兒變了,生活也變了。

  不過玄妙兒已經跟馬氏的目光對上了,她先叫了一聲祖母:“祖母,我和繼業回來才知道你病了,這就趕緊過來看看,祖母這次病的好像比上次嚴重,真是苦了你了。”

  玄妙兒走到了離炕沿邊有點距離的地方,停了腳步,自己對馬氏可沒什么真的親情和孝順,馬氏那炕上一股味,自己可不想靠近。

  花繼業進來也是對著馬氏道:“祖母這身子越來越不好了,年紀大了啊,就得少操心,想的太多了費心費力,這不就容易生病,以后祖母可是要少些心思才好。”

  他也跟在玄妙兒身邊,看著馬氏,嘴角微微上翹,雖不明顯,但是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此時心情不錯。

  這兩口子面上是安慰,可是話里有話,馬氏自己做過什么自己還能不知道,聽著人家的話心里跟明鏡似的。

  她現在不能說話,張著嘴啊啊啊了老半天,就淌哈喇子了,上次得病時候,還能讓人扶著坐著,這次根本起不來了,只能在那躺著,翻身都不能。

  王氏平時也是懶得給她擦口水的,不過現在有客人,自然是不能不管,皺著眉頭意思的給馬氏擦了兩下,裝著孝順的樣子太假,滿臉的不耐煩。

  邊擦著邊對玄妙兒他們到:“妙兒孝順,這都出嫁了,還想著回來看祖母,你們都坐,我給你倒水。”

  王氏說完下炕就去廚房了,這樣能把馮氏也叫出來,也就不用自己干活了。

  玄妙兒他們在八仙桌邊上落了座。

  玄安睿對著馬氏道:“祖母今日的氣色看著比前幾日好多了,前幾日來的時候,看著更是慘白,現在看著有點紅潤了。”

  馬氏很想說,前幾天這屋里燒的暖和,這幾天都不燒火,我這臉是凍得發紅啊,可是這話就算是她能說話的時候也不能說啊。

  這時候她就只能這么躺著生氣,自己清楚自己完了,兒子們也不懂自己,現在自己的一輩子都是失敗的,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。

  王氏出去后,這屋里沒了外人,玄妙兒看著馬氏道:“祖母,這人啊還是本分點好你說呢?你看看你現在這樣,你是不是很不甘心?但是你自己想想都是誰造成的?還不是你自己,這人害人害己啊。”

  馬氏心里可不是這么想的,她一直認為是玄妙兒他們家搶了自己兒子的運氣,一直認為一切都是玄妙兒不死造成的,如果玄妙兒死了,那一切再不好,也就是之前那樣,怎么會變成現在的樣子。

  她的手使勁的抓著被子,喊的更厲害了,可是除了唔啊的喊叫,一個字沒說出來。

  這時候馮氏端著水壺進來了,她把水壺放在桌子上:“妙兒繼業回來了,你們這是孝順,來看你祖母了。”說完趕緊過去給馬氏擦嘴。

  玄妙兒他們三個對著馮氏叫了聲三嬸,然后玄安睿道:“今個我爹娘去隔壁村吃酒席了,要下午回來,妙兒他們回來著急要來看祖母,我就帶著他們過來了。”

  這時候玄文寶也進來了:“要不是說妙兒孝順呢,這閨女嫁出去了,還能這么惦記娘家的不常見。”

  玄妙兒笑著道:“五叔過獎了,這都在一個村里,我回來過來走走也是應該的。”

  玄文寶熱情的過來給他們倒水:“妙兒有福氣,嫁得好啊。”

  玄妙兒是小輩,不能讓玄文寶給自己倒茶了,接過了茶壺:“我來五叔。”

  玄文寶這次沒有坐在炕梢那邊去,也坐在了八仙桌邊上,因為炕梢太涼了。

  花繼業看著炕上躺著的馬氏,幫著玄妙兒出氣的氣著馬氏,他對著玄文寶道:“五叔今年冬天不去鎮上代寫書信了么?”

  玄文寶搖搖頭:“暫時不去了,我這腿越來越不好,來回走也不方便。”

  其實他就是不想去了,因為這個時候自己掙錢,那就還要被玄文誠分一份,自己累死累活的何必呢,還不如都待著,反正都吃一樣的。

  再說,代寫書信掙不上多少錢,可是賣年畫,說實話,自己也知道玄妙兒不會輕易幫忙了,再說自己也根本沒有本錢,再說整什么都出事,現在自己就是得過且過,等以后再說吧。

  最快更新 www.60355.com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 福彩东方6十1走势图综合版 七星彩直播视频 四川快乐12中奖奖金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乐配资斑疤敌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股票配资1配资658 商品期货配资网 广东11选5代理流水 北京pk10六码公式教程 河北快三购买平台 德国赛车开奖结果 海南4+1开奖结果昨天 河北快三奖金是多少 时时彩购买软件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