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兩千八百二十五章 耳根子太軟

第兩千八百二十五章 耳根子太軟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國公夫人聽著方三夫人的話,心里微微動了,自己當然是希望自己的外孫好了,要是繼業能娶了這兩個女人,那真的是平步青云了,要啥有啥,這以后真的就不用自己擔心了。

  并且之前花繼業一直說一輩子只娶一個妻子,這事自己就不滿意的,自己的外孫子這么好,怎么就不納妾?在她的心理,總是覺得玄妙兒有點善妒。

  雖然玄妙兒好,說實話,自己也承認,花繼業配玄妙兒不算是委屈,畢竟自己也清楚,自己這邊是外祖家,都不是一個姓氏的,以后幫上的會越來越少。

  特別是等自己跟國公爺百年之后,這些舅舅舅母什么的,基本都會越走越遠了,那自己現在要是讓花繼業再娶了木安淑,是不是花繼業以后的生活就無憂慮了?

  這么一想,國公夫人的心里越來越松動了,她看著方三夫人問:“你真的確定這平西國的郡主心意咱們繼業?不是玩笑話?畢竟人家是郡主,這郡主的婚事可不是她自己能做主的,這要是一個姑娘自己的想法,那也沒用,人家也許早就定親了,到時候咱們去提親不是丟臉了?”

  方三夫人見自己的婆婆語氣松動了,也看得出來她動心了,也是,誰不動心呢,這可是郡主,玄妙而有錢,但是郡主有身份。

  這兩個要是都娶進來,那花繼業還真是有福氣,要不是自己想要利用這點,自己才不會幫著花繼業共享齊人之福呢。

  “娘,你是沒看見當時那郡主的表情,真的是任誰看了都覺得可憐,沒想到這世上有這么癡情的女子,還是個郡主,不過我聽著郡主那個意思,她應該是沒有婚約的,要是有婚約,她也不敢說什么做平妻也心甘情愿的話不是?”方三夫人看著自己的婆婆繼續的挑唆道。

  國公夫人想了想:“這事還是要弄準確了好,要么讓郡主來跟我說說,我也好好問問?”

  方三夫人搖搖頭:“娘,這個時候讓郡主來,要是繼業看見了,這事就亂套了,你還不知道繼業現在被玄妙兒謎的五迷三道的,我看這事啊,咱們先去木府,然后跟郡主先商量好了,等都定下了,再告訴繼業。”

  國公夫人想了想點點頭:“行,那就這么辦,咱們一會就去趟木府去,我要看看這個女子配不配的上咱們繼業,說實話,這么主動的女子,我還是有點不放心的。”

  “娘,那郡主是住在木府的,這就是看得出來人家的身份和地位的,娘也是年輕時候過來的,這感情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說得清楚的?方三夫人生怕婆婆有什么顧慮就不接受這事了。

  國公夫人被兒媳婦說的還是心里有想法的,沉默片刻道:“趁著天色還早,咱們走一趟木府,繼業的婚事近了,咱們要是成親之前把這個事定下來了也好,本來繼業就信誓旦旦的對著玄家保證過不納妾,要是玄妙兒過門了,再提起娶個平妻的事,怕是兩家不好看,玄妙兒背后那么多人呢,這要是婚前就定下了了,他們也就只能受著了。”

  方三夫人滿臉笑容笑著道:“那是,還是娘想的周到,這婚期近了,現在就算是玄妙兒知道繼業要娶個平妻,也不能說不嫁了,因為這是皇上賜婚的,并且婚事沒幾天了,她現在根本就退不了婚了,繼業孝順,不可能不聽娘的,這事準成了。”

  國公夫人聽著兒媳婦的分析,很是滿意的點點頭:“好好好,那咱們這就去木府。”

  方三夫人道:“娘,櫻露跟玄妙兒私交甚好,這事還是背著點她的好,免得橫生枝節。”

  國公夫人對這個倒是很了解,點點頭道:“好,那就咱們兩人去,這事有了一定再說出來,現在咱們還是不要張揚了,因為這事還不一定呢,別到時候再影響了過幾天繼業的大婚之日。”

  方三夫人笑著應下了,這婆婆本來是個沒主見的人,現在能這么想還真是不容易,不過好在婆婆是個沒什么心機的人,現在自己也好控制她。

  “好,那我給娘拿斗篷過來,咱們這就去。”方三夫人趕緊拿了國公夫人的衣服,給她穿上了。

  國公夫人心里也著急看見這個郡主呢,因為自己不知道郡主是個什么長相,什么性子,別是個有點什么缺陷的。

  這婆媳兩都沒有走正門,看著沒人就從后門出去了,坐上馬車直奔著木府去了。

  方櫻露剛才被方三夫人支著去了廚房親自給祖母煲湯,說是食材難得,一定讓她親自看著,沒想到她煲好了湯回來時候,祖母不在屋里了。

  她問了院子里的丫鬟,丫鬟說國公夫人跟著方三夫人出去了,從后門走的,方櫻露心里總覺得不對,趕緊去找了花繼業,把這個事跟花繼業說了。

  花繼業也趕緊讓人去追查自己外祖母的去處了,因為自己不相信自己的這個三舅母。

  這個時候國公夫人和方三夫人已經到了木府。

  木安淑沒想到這個方三夫人還是挺厲害的,這么快就把國公夫人帶來了,自己趕緊迎著出來了。

  到了門口,木安淑很親熱的過去對著國公夫人和方三夫人打了招呼。

  然后去過扶著國公夫人:“國公夫人能來真的讓安淑受寵若驚,這天氣一天涼比一天了,特別是晚上,這風硬得很,國公夫人趕緊進屋去,我讓人多加個炭籠。”

  國公夫人看著身邊的木安淑,心里真的很是滿意,因為這個郡主長得好,并且一點不是刁蠻跋扈的那種,甚至很是懂規矩,還很孝順。

  這點比玄妙兒強多了,玄妙兒規矩都有,但是卻沒有這般親熱,并且玄妙兒的性子總是有點霸道,自己的外孫又寵著她寵的過分,這以后過起日子,花繼業不是要受氣了?

  她拉著木安淑的手,親切的拍了拍木安淑的手背:“我這老婆子不請自來打擾了郡主了。”說話間也是一臉的慈祥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股票开户流程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 二分时时彩一期计划 今日股票推荐私募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中彩中奖规则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0831014期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8月8 山西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七乐彩中奖规则表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大星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河北20选5达芬奇 今天七星开彩结果 免费网赚网络赚钱交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