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玄安浩受教

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玄安浩受教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玄安浩聽了玄妙兒的話趕緊擺手:“我可不要她,她整天哭哭唧唧的,我可不喜歡,我就是同情她而已。”

  玄妙兒笑著又問玄安浩:“這世間可憐的女子多去了,以后你要是見了可憐的就去同情,那些被迫賣進青樓的女子多半也是有可憐身世的,你能都救了么?”

  玄安浩搖搖頭:“不能。”

  “救急不救窮,安浩,你記住了,人是要善念有慈悲的心,但是不能被人騙,要不然你幫不到人,還會被人害了,記住了么?還有,木安淑如果真的中意你,她可以回平西國去找木大哥賜婚,而不是這樣勾搭你,真心假意你要分得開。”玄妙兒今個就是要借著木安淑的事,好好的教導一下自己的糊涂弟弟。

  玄安浩這個時候心里明白了不少:“二姐,我知道我以前的一些錯誤想法了,我以后一定會注意的。”

  玄妙兒這時候看向了玄濤和劉氏:“爹娘,今個讓你們跟著擔心了,我好好跟你們說說這個木安淑的事,安浩也一起聽聽吧。”

  她把木安淑來了之后的所有事情都跟家里人講了一遍,只是把自己中毒時候的事情略過去了,免得家里人擔心自己。

  劉氏聽完不住地感慨:“這怎么大戶人家的小姐心都這么復雜?好在妙兒聰明,要不然非要讓她設計了不可。”

  玄安浩知道之后也有幾分后悔了:“二姐,每次你跟木小姐爭斗,我都是幫著外人的,對不起。”

  玄妙兒笑著道:“你知道當時你多傷我心么?你個小沒良心的,看著那木安淑一哭,你就心軟,你怎么不想想你姐什么時候害過你了?”

  玄安浩滿臉的不好意:“二姐,我就是總覺得你恨厲害,很強勢,就是你從來不吃虧的,所以就覺得”

  玄妙兒板起臉看著玄安浩:“你的意思是說只有我欺負別人的份,沒有被人欺負的時候?你知道之前為了讓你跟你那幾個傻同窗相信我,我還得演苦情大戲,我多委屈。”

  說著玄妙兒真的委屈的紅了眼,因為為了弟弟,當時真的也是沒辦法了,想想真的生氣。

  這回玄安浩害怕了,他走過去拉著玄妙兒的胳膊:“二姐,我錯了,我以后一定都聽你的話,我保證再也不質疑你,你說一就是一,你說往北我絕不往南。”

  玄妙兒被弟弟哄著心情好了些:“其實我也不是要讓你那樣,只是我希望你能明辨是非,希望你能分得清好壞,因為以后的路畢竟要你自己去走的。”

  玄濤聽著閨女的話很是受用的點點頭:“妙兒說的對,其實以前我也有不對,一直只是讓安浩讀書,忽略了一些教導,這樣,以后安浩每個月回來,都去作坊里做工,讓他也多看看不同的人,也能早些成熟,也知道生活的不易。”

  玄妙兒很佩服玄濤的想法,這想法放到現代都挺前衛的,她很是贊成:“我覺得爹的想法很好,我也很支持。”

  劉氏也不心疼孩子勞累:“也好,年輕時候多吃點苦,以后的路上也便少了些磕磕絆絆。”

  玄安浩自己也同意了:“我一定好好學習,也會好好做人,多跟父母兄長姐姐學習。”

  這事很愉快的就解決了,劉氏帶著玄妙兒去準備午飯了,玄濤直接帶著玄安浩去了根雕坊,讓玄安睿安排玄安浩在這做工學習。

  而那邊木安淑和紙鳶回了木府之后,氣的七竅生煙。

  木安淑摔了一套茶具:“這個玄妙兒,真的是氣死我了,怎么她好像什么都算的準了,一點都沒有被我影響,這么下去,我怎么能戰勝她?”

  紙鳶眉頭緊鎖:“郡主,咱們還要繼續跟她斗么?反正現在她已經信任咱們了,要不然咱們換個策略,跟她講和?”

  木安淑若有所思的嘆了口氣:“忽然太大的轉變也會讓她生疑,這個玄妙兒沒那么簡單,還是先明著來。”

  紙鳶應下:“紙鳶聽從郡主安排。”

  “暫時我也沒什么更好的計策,反正現在是能在玄妙兒身邊就行了。”

  主仆兩都各有所思的沉默了,想著一些外人所不知的事情。

  今天晚上,河灣村仍舊很熱鬧,因為還有孩子湊熱鬧去聽荷葉唱曲兒,不過玄家老宅的人可是愁的半死,因為荷葉狼哭鬼嚎的大半宿不睡覺,他們被吵的也是睡不著,第二天都沒有精神,好在已經過了秋收時候,現在也不忙了,白天還能補上一覺。

  當然,玄妙兒并不知道,今天晚上,花繼業回家的時候,在門口被傅斌擋住了,傅斌沒有手下留情的對花繼業進攻,就是要再次試探他的功夫。

  花繼業自然是不能沒有保留,招架了幾招之后,故意挨了一掌,倒地吐血。

  傅斌心里雖然是有疑慮的,但是他也不能再下狠手了,如果花繼業真的就這么點本事,自己把他打死了,玄妙兒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。

  花繼業被門童扶進了院子,進了書房,千尋也跟了進來:“公子沒事吧?”

  花繼業嘴角微挑:“傅斌的能耐還傷不到我根本,你出去吧,我自己療傷就行。”

  千尋應下出去了。

  花繼業盤腿坐在床上,運功調息,過了一會也便沒事了,只是今天沒有去河灣村,因為怕傅斌再在路上尾隨,讓他更多懷疑,當然也想著,確實要少去幾趟河灣村了,傅斌這人疑心重,備不住這段時間又來試探自己。

  第二天,花繼業還沒有出去的時候,收到了白亦楠派人送來的信。

  信的內容是傅斌懷疑花繼業跟千醉公子的關系,開始讓人徹底的查花繼業,讓他小心。

  花繼業這點還是不擔心的,因為自己早些年的痕跡早就抹平了,現在唯一知道一些的,都是在千府內院的心腹,至于花家本就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花繼業不怕他查。

  只是傅斌這人不簡單,自己也不能不防著,因為他疑心太重,下手也狠,自己不能讓自己有危險,那樣就不能好好的保護妙兒了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助手平 极速快3走势怎么看 口袋金花看牌器下载 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 河北11选5任5遗漏数据查询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手机 江苏快三同号推荐 pk10人工计划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 好彩1走势图 在线配资加推荐卓信宝配资 甘肃快3走势图今天快3 北京pk10计划免费 北京快乐8上中下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