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兩千六百八十六章 珍珠的壓迫

第兩千六百八十六章 珍珠的壓迫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等她走了,玄妙兒坐在開始想玄夢兒的這些話了,別的好像都沒什么重要的信息,不過她說她公公好像是有一個什么爺的把柄。

  什么爺應該就是三王爺,但是如果有三王爺的把柄,那為什么三王爺還要動他呢?他為什么不用把柄威脅三王爺呢?

  這些玄妙兒越是想越想不通了,所以趕緊讓千墨備車去千府了。

  這個時候的玄夢兒已經到了一個客棧里,是珍珠安排的,珍珠雖然頭暈,但是她還是有點章程的。

  進了客棧,珍珠看著玄夢兒:“玄姨娘,你心里想的什么我不清楚,但是我勸你不要再耍小聰明了,玄妙兒不是一般人,如果真的那么輕松就能解決了,老爺為什么給你那么多的鋪子房契和銀票,還有承諾,你一直逼著玄妙兒幫你,可是給玄妙兒的好處你一直捂著,你要干什么?”

  珍珠是老夫人身邊最得意的大丫鬟,就算是玄夢兒真的被抬成平妻,其實也不過是一個庶子的平妻,還是要給她珍珠幾分面子的,所以珍珠跟玄夢兒說話,也不用過于的小心,并且自己知道家里的狀況,自己心里著急呢。

  沒了外人時候,玄夢兒是怕珍珠的,她躲閃的眼光道:“我就是覺得能給家里省一些開銷不是更好么?以前我只要想得到玄妙兒的東西,就沒有得不到的”

  “你別有那些小心思了,以前是以前,現在是現在,現在的玄妙兒不是以前的了,并且家里也等不及這么久了,你根本不知道家里的狀況,如果事情不成,咱們林家就完了,你就要睡大街了。”珍珠真的覺得這個玄夢兒腦子里有屎,同樣的姐妹,人家玄妙兒一看就是聰明人。

  “你說啥?這事有那么大?”玄夢兒還是不相信這個事。

  “沒這么大事,你覺得你的身份能抬做平妻?下午你帶著房契銀票,好好回去跟玄妙兒道歉,并且說咱們家還能出更多東西,一定把事情辦成,要不然真的不是嚇唬你,我們都沒好日子了。”珍珠說完這些一手扶著額頭:“我也是不爭氣,怎么來了就頭暈,我躺一會,咱們休息好就回去。”

  玄夢兒現在有點蒙,當然現在自己也清醒了不少,看來自己真的還得伏小做低了。

  這邊玄妙兒去了千府,她去的時候花繼業已經在了。

  玄妙兒進屋就趕緊跟花繼業說今天這個事:“繼業,今個玄夢兒說了一句我覺得有問題的話,她說她公公有什么爺的把柄,但是她應該是無意聽到的,因為前言不搭后語,從語言和表情判斷不像是裝的,再問別的她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花繼業聽了這句話,在嘴里重復了幾遍:“有什么爺的把柄,那什么爺應該是三王爺。”

  玄妙兒點點頭:“我覺得也是,可是我不懂,為什么他有三王爺的把柄,卻還不去威脅三王爺呢?并且三王爺也沒因為這個把柄怕他,這是為什么呢?”

  花繼業的手指輕輕的扣著大腿的外側,過一會臉上有了笑容,他拉著玄妙兒到了桌邊落了座:“如果因為玄夢兒的公公留了三王爺的把柄,這才讓三王爺生氣要治他呢?”

  玄妙兒恍然大悟,不過隨即又皺起眉頭:“那也是把柄,為什么三王爺不怕?”

  花繼業敲了一下玄妙兒的腦袋瓜:“如果這個把柄并不能對三王爺造成太大的傷害呢?繼續留一只狼在身邊,還是廢棄他你覺得哪個更好?”

  玄妙兒這回明白了,她點點頭,可很快又一臉疑惑的看向了花繼業:“那玄夢兒的公公為什么不用這個把柄跟咱們交換呢?”

  花繼業笑看著玄妙兒:“小丫頭,有人想死的快么?激怒了三王爺不怕被趕盡殺絕?并且一個三王爺都不怕的把柄,你覺得咱們會稀罕?”

  玄妙兒這回才完全明白了:“啊,花繼業,你真聰明,我想了一道都沒想明白,你一下子就想通了。”

  “因為我本就是在官場里的人,自然是看得透,你又沒有進過官場,不懂還不是正常的,要是你這些都懂的話,那真的要不要我都沒用了。”

  “怎么會沒用?你長得這么好看,就算是放在身邊看著也養眼,要么暖被窩也是好的。”

  花繼業挑眉看著玄妙兒:“小丫頭,你這么赤裸裸的勾引我,你就不怕我現在就幫你暖被窩?”

  玄妙兒搖搖頭:“不怕,你舍不得。”

  自己反正是知道花繼業對自己的愛護呵護,自己就是這么任性的看著花繼業挑釁道。

  花繼業笑看著眼前的人撒嬌,小丫頭好像又長大了,自己也快要能真正的擁有她了,心里真的甜的不行,拉著她柔軟的小手:“小丫頭,把我拿捏的死死的。”

  “怎么?有想法?”玄妙兒仰頭看著花繼業問。

  “絕對沒有,就怕你不把我當回事呢。”花繼業陪著笑臉道。

  “繼業,現在大概知道玄夢兒家的事了,那接下來我要做什么?”玄妙兒雖然自己心里有想法了,但是這還是有關國家的大事,當然還是要問問花繼業。

  “你不是有想法了么?還問我?你就按照你想的去做。”花繼業笑看著玄妙兒。

  “雖然是知道這事咱們是絕對不能沾惹,因為這樣不忠心的下屬誰家都看不上,不過這大事我還是要問你才能決定的。”玄妙兒帶著崇拜的看著花繼業,這個男人怎么這么完美。

  “除了你,咱們家沒有大事。”花繼業的滿眼的寵溺,看著玄妙兒自己就是覺得心里甜。

  玄妙兒看著某人帶著火苗子的眼神,掐了一下對方的臉頰:“花繼業,你說啥我都喜歡聽。”

  花繼業自己點點頭:“你掐我我也喜歡。”

  這兩人的膩歪甜度已經到了空前絕后的程度

  事情說完了,玄妙兒也不好一直在千府,所以也便回畫館了。

  不過她剛回去,這陳秀荷就帶著秦苗苗來了,玄妙兒就知道陳秀荷對這個事情保證是要出手的,表現她對自己的關心和保護,但是這次的事情有關更多,自己不能讓她們插手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美国股票行情今天大盘 百度理财平台入门 湖北快3今日推荐 贵州11选5前3直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选 投资什么赚钱比较稳定 福建11选五基本走势 四川快乐12中奖奖金 吉林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体育彩票中奖图片 澳洲三分彩是真的吗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什么是融资融券股票 云南11选五开奖结果了 米牛网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