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兩千五百六十六章 刺心的畫面

第兩千五百六十六章 刺心的畫面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秦苗苗趕緊收起了剛才的臉孔,笑著道:“我就是在屋里太悶了,一直躺著腰疼,出來活動活動。”

  玄妙兒提起筆,向后撤了一點看看自己的畫,然后對著秦苗苗道:“表妹既然躺不住,那過來看看我這畫畫的如何?”

  秦苗苗還真是不愿意看,因為看了就要夸,自己是真的不愿意說玄妙兒的好,可是現在不得不過去,她走到玄妙兒身后看著那幅畫。

  這畫畫的確實是好,讓她看了也覺得好看,但是夸起來就是不想出嘴:“表姐畫畫是鳳南國的一絕,我還真是不敢評價的。”

  玄妙兒倒是不在意秦苗苗的這些想法,自己繼續畫著道: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,我也是受著大家的抬愛罷了。”

  秦苗苗就知道玄妙兒會這么說,假假惺惺的:“表姐真是謙虛了。”

  玄妙兒笑著沒有停下筆:“我畫畫,你隨意。”說完自己邊畫邊哼著小曲。

  這個聲音就像是一根針插入了秦苗苗的心里一樣,這么的刺耳,她盡可能的不讓自己動氣:“表姐,我這出來轉轉就行了,我還是回去躺著好,免得我娘什么時候又來了。”

  玄妙兒忽然想起什么的看向了秦苗苗:“對了苗苗,剛才以為你睡著沒去告訴你,傅公子早上來找過我了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猜到你在這,還是真的找我有事,我怕見了他說漏什么,所以沒出去。”

  秦苗苗開始聽著還是挺高興的,覺得玄妙兒是完全聽自己的,完全站在自己這邊幫著自己,這個傻子,可是后來回過味心里一緊,傅斌這么快來找玄妙兒了,他現在應該不知道自己在這才是,那就是傅斌找玄妙兒來解釋了。

  這說明什么,說明傅斌心里都是這個賤人,自己看著玄妙兒,仙女一般的坐在那,對比的自己顯得那么的卑微,這些讓她心里更是恨。

  “謝謝表姐為我著想。”秦苗苗咬著牙說出了這句話。

  “我答應了你的,就會做到,但是苗苗,我還是要說一句話,那就是如果可以,我真的建議你再考慮一下以后,這也是為了你自己負責。”玄妙兒很模式的勸了一句。

  秦苗苗根本不想再跟玄妙兒說話了,什么都不想說,自己只是想回到那個房間,安靜的呆一會:“我知道的表姐,我回去躺一會,也好好的想想以后。”

  玄妙兒點點頭,然后繼續畫著自己畫:“嗯,你隨意。”

  秦苗苗快步知道回了客房去,關了門,她氣的渾身發抖,自己真的不想看見,不想聽見她的這么多優點,為什么這個世上這么多不公平?憑什么她玄妙兒就沒有不好的地方?為什么傅斌的眼里只有她?就連自己在傅斌身下的時候,他不知不覺的叫出的名字都是她。

  可是自己現在要依附她,不能離開她,這個心情讓自己抓狂,她把自己抱在被子里,讓自己聽不見看不見,在一個黑暗的空間里,才覺得心里穩了很多。

  一直到了傍晚時候,陳秀荷又來了,她這一天變得更憔悴了,進了屋不等玄妙兒請她坐下的時候,她自己已經坐下了:“妙兒,你那邊還是沒有消息么?”

  玄妙兒真的是覺得母愛很偉大,拋開別的不說,陳秀荷對秦苗苗是真的很關心呵護的,只是秦苗苗太不爭氣了。

  “我這邊也沒有消息,表姑,你別著急,沒有消息也是好消息,證明表妹沒有出事,估計她是找到了安身的地方。”玄妙兒勸著陳秀荷道。

  陳秀荷頭發蓬松,裙擺上都是灰塵,她看著玄妙兒:“妙兒,你說的我都懂,可是我這心里怎么能踏實呢?要是沒有消息,我還得繼續找,她沒有錢,住不上什么好地方。”

  玄妙兒想了想:“表姑,你不能這么折騰你自己了,你這樣下去沒找到苗苗呢,你先垮了,你趕緊回家去睡一覺,養足了精神,明天再繼續找。”

  陳秀荷搖搖頭:“我趁著天沒黑呢,還能再去找找,妙兒,表姑現在能求的人就只有你了,所以你一定要幫著表姑,表姑求你了。”

  “表姑,這話你不說我也會去做的,你放心吧,但是表姑,苗苗的事,其實我覺得她心里有主意,苗苗本來就是主意大的人,要不然你……”玄妙兒假意的勸著道。

  “保證不行,妙兒,你跟傅公子有生意來往,你知道人家的身份,人家不可能接受苗苗的,所以我必須找到她,必須讓她拿掉孩子,苗苗配不上傅公子,在傅公子的眼里,估計也就是玩玩,其實都是苗苗一廂情愿的,人家根本不可能當真,人家那個身份要是想要孩子,也會找有身份的女子。”陳秀荷說的很絕對。

  當然這些話也是有點說給玄妙兒聽的,她知道傅斌因為這個事會恨秦苗苗,所以自己能做的也是現在盡可能的補救,就算是傅斌說起來時候,自己也能有話說,秦苗苗做錯的,她這個娘親要幫著她改變。

  玄妙兒聽著陳秀荷的話,佩服陳秀荷大是大非非得太清楚了,她能把事情看的這么透不容易,并且還能一直說自己閨女的各種缺點,這是一般人不能比的。

  “表姑,其實感情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,并且苗苗跟傅公子之間到底關系是怎么樣的,其實咱們還是不清楚,如果苗苗這么肯定她能讓傅公子接受,我想是不是他們之間比你想的要更親密一些呢?”玄妙兒故意讓自己顯得知道的不多問。

  陳秀荷心里太清楚傅斌對秦苗苗的感情,或者說這里根本沒有什么感情可言,都是秦苗苗一廂情愿的,但是現在她也不能多少。

  她只是道:“其實我也不太清楚,我原本以為你比我清楚,畢竟你跟傅公子認識的久,并且苗苗跟你也沒什么秘密留著。”

  她很巧妙的把話又說回到了玄妙兒這邊去,讓玄妙兒自己去琢磨吧,有些事說的太清楚了,反倒給自己惹麻煩。

  最快更新 www.60355.com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股票涨跌停什么意思 体彩p3杀码 重庆幸运农场app 北京赛车实战经验教学 湖北快3倍投计算器 福彩3d彩吧图谜一二三四五版 300788股票行情走势图 广东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记录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(综合版) 山东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福彩3d玩法举例 陕西11选五专家预测推荐 股票推荐_天牛宝名望 欢乐彩网手机版登陆app 12浙江十二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