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兩千一百零五十六章 花府又來人

第兩千一百零五十六章 花府又來人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

  玄妙兒見白亦楠只說這畫的事,自己也輕松了很多,站起來走到墻邊,看著那些畫,選起來。

  白亦楠也站起來,跟著她過來。

  玄妙兒走到一副水墨荷花的畫前停了腳步:“這幅墨染荷香我覺得不錯,荷花出淤泥而不染,象征純潔,而詩經中又有人把荷花比作美女,所以我覺得這幅畫送女子很不錯。”

  白亦楠聽著玄妙兒款款而談,一個十幾歲的姑娘能說出這些來,不說她是一個農戶的女子,就算是京城大家的女子,或者說就算是自己也未必有她懂得多。

  “玄小姐不光是對畫有研究,對詩詞歌賦也是頗有見解,今個可是又讓白某長見識了。”白亦楠不得不承認,這個女子就是自己夢中的想要相守一輩子的女子,可是她不屬于自己。

  “白公子過獎了,我就是閑著時候什么說都看,也沒個統一的方向,要是你專門跟我說什么,那我還未必能說道點子上的。”

  “玄小姐別謙虛了,我這可不是恭維的話,是真心的。”

  “那我可是當真了。”玄妙兒邊說話邊讓千落幫自己把畫摘下來,然后親自選了一個自己覺得適合送女子的禮盒,把畫裝好了。

  白亦楠也沒有想要多呆,因為今天來其實也是不該的,所以看著玄妙兒裝好的畫道:“謝謝玄小姐幫忙,我還有些事情,也不多打擾了,感謝的話就不多說了。”

  玄妙兒也沒有挽留:“白公子不用客氣,都是朋友應該的,我送你下樓。”

  白亦楠笑著點點頭:“有勞了。”

  玄妙兒送著白亦楠下樓,出了畫館,然后回了后院。

  千落有點不高興的樣子:“小姐,白公子都知道你要訂親了吧,怎么還來?”

  玄妙兒笑著道:“人家買畫送人,咱們這也是做生意。”有些事跟千落解釋越說越亂套。

  千落頭腦簡單,玄妙兒這么一說,她也覺得是了:“也對,咱們是做生意的,再說咱們畫館的畫就是別人比不了,要是想買好的畫還真是必須來咱們畫館。”

  “千落是越來越不謙虛了。”

  “那是咱們有驕傲的資本。”

  “看看現在這說話一套一套的。”

  “那都是跟小姐學的唄。”

  玄妙兒進了后屋,坐下對著千落道:“好了別貧了,天冷了,咱們晚上吃鍋子吧?”

  說起吃熱情都很高,大家伙也就忙了起來。

  第二天一早,玄靈兒來,一進屋就走到火墻邊上,把手放在上邊暖著:“凍得想哭,太冷了今天。”

  玄妙兒給玄靈兒倒了杯熱茶:“大姐,喝點熱水暖暖胃,你也是的,這天冷,就中午暖和時候出來,這一大早的,可不是冷的緊。”

  玄靈兒脫了大氅掛在衣服架子上,然后拿了個火墻上熱著的墊子,放到椅子上,坐在玄妙兒邊上:“我不是著急來么?子明哥和祖父祖母都回來了,有人看孩子了,我這趕緊來跟你研究開鋪子的事了。”

  “大姐,我發現女人要是有了目標,比男人還有熱情,嫂子都怪孩子來得不是時候了,沒趕上跟咱們一起弄這生意。”玄妙兒笑著道。

  玄靈兒自己也笑了:“因為以前我們的腦子里只有干活,嫁人,生孩子,伺候一家老小,見識不到更多的事,那就也想不到更多的,現在不一樣了,我們有機會去追求更多了,活出點樣子,以后老了想起來都是美美的,而不是老了一回憶起來,都是重復在那幾間房里轉悠。”

  “大姐,我真是要表揚你了,真真的,就你這個思想,當真全鳳南國的女子里都找不到幾個,其實你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柔弱的。”

  “第一印象?”

  玄妙兒剛才說話投入,這一句還真是說禿嚕嘴了,她的第一印象是跟玄安浩去張家看玄靈兒那次,但是別人不知道她穿越的事啊,這第一印象重合而來?

  “我就是說在我對你有認知,就是我記事開始的印象,沒想到大姐骨子里隱藏著這么大膽的思想。”玄妙兒解釋道。

  “我的這些思想也是你激發出來的,趕緊說說美容護膚品的事,我準備好了就去京城,爭取年前把鋪子開起來。”

  “這就一個多月就過年了,時間不算充足了,你也別太累了,年下家里還得備年貨呢,這鋪子還是年后過了正月十五再開吧。”

  玄靈兒想了想盡管有點不情愿,但是也覺得時間真的太緊了:“那也好,準備的也能充分一些。”

  玄妙兒笑著道:“是呀,這個到時候也要跟華姐姐再好好商量一下呢,咱們這次一下子就把鋪子鋪大些。”

  “嗯,那正好這段時間我去趟京城,跟華容商量好,反正他跟魏公子兩人忙和呢,年前應該把能準備的都準備出來了。”

  “還有,大姐,我有些更新的法子,咱們家不是還有鮮花呢么,到時候還可以推出一些鮮花原液的護膚品。”

  “你的點子那么多,我就負責規劃跑腿,華容去實施。”玄靈兒總結道。

  “好那咱們在說說具體的方案,我又畫了不少產品的包裝套盒還寫了一些護膚偏方。”玄妙兒把自己的那些手稿都拿了出來。

  這姐妹兩一說起這些生意,也都帶著很高的興致,說著說著就到了中午。

  吃了午飯,玄靈兒就回河灣村了,說回去把這些東西都消化一下,整理出來,到時候再去京城。

  玄靈兒走了之后,玄妙兒也沒什么事,又拿起了桌上的笸籮做起了女紅。

  這剛縫了兩針,心澈就進來了:“小姐,花府來人了。”她沒有直接讓花府的人進來,就是想給玄妙兒考慮的時間,是見還是裝病不見。

  玄妙兒皺了一下眉頭,花府,絕不是花繼業那,而是花老爺那邊,其實對于花老爺和蘭夫人的想法,玄妙兒還是猜得到一些的,他們一直想要騙花繼業回去,但是花繼業這個人就這點好,不會給別人留下一點騙自己的機會,所以花老爺總是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贵州11选五怎么下载 内蒙古快三遗漏 河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股票入门怎么开户 股指期货配资 江西11选5五行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玩法图解 七星彩海南私彩开奖结果 赛车345678必中技巧 单双10码中特 股票交流群微信二维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天津11选5开奖双色球开奖 牛的生肖是哪一年 安徽11选5任5多少注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