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兩千一百零五十四章 柳姨娘身份

第兩千一百零五十四章 柳姨娘身份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

  千落笑著對著玄妙兒撇撇嘴道:“小姐還說我,這個時辰做夜宵,我看小姐是怕公子餓著吧?”

  玄妙兒點點頭:“還真是,你能怎么樣?一會做好了你別說你不吃啊?”

  “小姐我還是去廚房吧。”千落說完趕緊跑出去了,跟小姐開玩笑,最后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  心靜在邊上笑著道:“就小姐能降住千落了,千落這嘴皮子可是越來越厲害了。”

  玄妙兒也笑著道:“她那點事都在臉上寫著呢,也就是你們兩不跟她玩心眼,遇見個跟她玩心眼的,把她賣了她還幫人家數錢呢。”

  心靜聽了玄妙兒的話,捂著嘴笑的前仰后合的:“小姐,這話讓千落聽見,是要真的跟咱們生氣了。”

  “她就是不需要勾心斗角,要不然我也不能這么隨著她沒心沒肺的過日子。”

  心靜聽了玄妙兒的話,沉思了一會:“小姐,我真慶幸能跟著你,我們本是奴才命,現在倒是活出了自己的精彩。”

  玄妙兒看著心靜:“你們說慶幸跟著我,我也慶幸能有你們,要是沒有你們的保護,我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今天呢。”

  “小姐福大命大,沒有完美還有更厲害的人來護著你,還有公子護著你,小姐會長命百歲一世無憂的。”

  主仆兩說了一會話,花繼業就來了,心靜識相的趕緊出去了。

  花繼業落了坐,笑著看著玄妙兒:“知道丁尚書家里的事了吧?”

  “嗯,藍凌來說了,這里你可是有大功勞的。”

  “跟我就別說那些客氣的了,我也不是單純的為了幫丁府,我也是想查出這事情背后牽扯的那些事情。”

  玄妙兒看著花繼業:“可是有什么線索?”

  花繼業點點頭:“三王爺府出手了,利用的是丁藍嬌的爹,我猜執行這件事的人應該是柳姨娘。”

  玄妙兒聽著花繼業這些話,心里也是有些想法:“你是說柳姨娘是三王爺府的人,她一直利用張姨娘那房對付丁夫人?”

  花繼業沒有立刻回答,想了一會才道:“按說應該是這樣,可是我不懂,柳姨娘為什么要這么做,她想要丁尚書的情報,那就只攻下丁尚書就行了,丁尚書也很喜歡她,為什么她要冒險的去挑撥是非呢?”

  這個玄妙兒也有些蒙了,她用手撓著頭,也沉默了。好一會她才抬起頭試探的問了花繼業一句:“你說能不能是丁藍凌的爹娘懷疑她了?”

  花繼業搖搖頭:“如果要是懷疑了,她應該會趕盡殺絕的。”說完花繼業忽然輕松的笑了:“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,有可能是她想要控制丁府的大局,但是丁尚書長子能力太強,人家不需要柳姨娘什么,所以她只能引起丁府內訌了。”

  這么一說,玄妙兒也覺得有道理:“很有可能,現在咱們隊柳姨娘算是越來越了解了,只是丁伯伯不會相信這些的,男人在自己心愛女人面前,這腦子里經常會生銹不轉彎。”

  花繼業笑笑沒有否認:“咱們證據也不充分,等有了證據再說,反正咱們現在是心里有數了。”

  “也是,繼業你說這男人有時候是不是太自戀了?”

  “這話怎么說?”

  “你說丁伯伯和柳姨娘的年齡差距,算起來應該差了三十來歲,丁伯伯怎么就會那么相信柳姨娘對他有情?”玄妙兒皺著眉頭看向了花繼業,也許自己這個思想還是太受前世現代生活的影響吧。

  花繼業想了一會才看著玄妙兒道:“就算是沒有情,但是丁尚書也知道柳姨娘必須依附他。”

  玄妙兒點點頭,心里明白這個時代,男女本就不平等的:“也是。”

  沒一會千落就進來說夜宵好了,花繼業在這吃了夜宵,又跟玄妙兒說了不少大棚里邊那些鮮花的事,還有以后兩人對未來的憧憬,入了夜花繼業才離開。

  第二天吃過早飯,玄妙兒畫了副畫,讓千落裝好了,然后去了丁府。

  進了府上就直接去了丁夫人的院子,因為昨天就知道丁尚書回京了,所以玄妙兒更不用管別人了,只要直接去丁夫人院子就行了。

  玄妙兒對丁府也是熟悉,進了丁夫人院子,下人就引著玄妙兒進去了。

  丁藍凌聽見聲音跑到門口迎玄妙兒:“小姑姑,你來了,我還說呢,再不來我就去找你了。”

  玄妙兒笑著道:“我怕你跟丁伯母昨天說話說到太晚了,今個早上不能起得那么早。”

  “別說,我跟祖母可不是到了下半夜才睡的,不過心情好,今個起來的還是很早。”說完這句,丁藍凌放低了聲音在玄妙兒耳邊道:“小姑姑,柳姨娘在屋里。”

  玄妙兒沒想到柳姨娘在這,小聲問丁藍凌:“她來可是有什么事?”

  丁藍凌搖搖頭:“沒有。”

  這時候丁夫人的貼身丫鬟出來了:“小姐,老夫人讓玄小姐快點進去呢,這外邊冷的緊。”

  玄妙兒小聲對著丁藍凌道:“咱們進去吧,免得丁伯母著急。”

  丫鬟給兩人開門,掀起門簾子,兩人進了屋。

  丁夫人聽見門聲就站了起來:“妙兒來了吧,快進屋,這藍凌也是的,在門口拖著你說話,也不怕冷。”

  玄妙兒趕緊上前對著丁夫人叫了聲丁伯母,然后對著柳姨娘點點頭,算是打了招呼。

  丁藍凌拉著玄妙兒在丁夫人邊上的圓凳上落了坐。

  柳姨娘也沒想到玄妙兒今個會來,她其實不希望跟玄妙兒有任何的交集的。

  所以這時候趕緊站起來了對著丁夫人道:“玄小姐是貴客,我這整日在府上,等下午閑了我再來陪姐姐說話。”然后對著玄妙兒告辭道:“玄小姐難的來,你們坐著慢慢聊,我就先回院子了。”

  玄妙兒禮貌的站起來說了聲:“柳姨娘慢走。”

  丁夫人也沒想留她,笑著讓丫鬟去送她了。

  等柳姨娘出了院子,玄妙兒才小聲問丁夫人:“丁伯母,柳姨娘來干啥的?”

  “哎,就是那么點事唄,以前人家二房有勢力,她就貼著人家,現在我們這邊有東山再起了,她自然是要過來貼我們了。”丁夫人對柳姨娘這些小伎倆看的算是明白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排列三定位走势 湖北30选5中奖号码 旺润配资 体彩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众发pk10免费计划app 吉林快3预测图 大连股票配资 11选5网上能买哪个平台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遗漏 今日股票大盘指数 北京快乐8软件手机版 快乐8官网地址 期货配资平台必咨金多多挂号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 排列3字谜 福建22选5复式投注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