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馬氏又起事

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馬氏又起事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

  舊到了老宅門口,那個柴火垛仍舊松松垮垮的沒多少柴火,而他們這邊的院子里仍舊是很冷清,并且也不干凈,幾只雞在院子里溜達,那雞長得也不夠肥。

  他們直接去了上房,廚房里也沒有人,三口人就進了屋,玄老爺子和馬氏都在炕上坐著呢,因為天氣冷了,玄老爺子出去的也沒以前那么頻繁了。

  玄妙兒跟著爹娘對著玄老爺子和馬氏打了招呼之后,習慣的在八仙桌這邊落了坐。

  玄老爺子看見他們家都來就高興:“老大你們家怎么這個時候過來了,有事啊?”

  玄濤笑著應聲道:“是有事來報個喜,妙兒的婚事有一定了,國公府今個來給繼業提親了,我應下了這門親事,就等著合了八字之后,定下定親的日子,今年把親事定了,來年這婚事也就辦了。”

  玄老爺子聽了國公府時候還挺高興的,可是后來聽見花繼業的名字,臉上的笑容沒了:“咋的?你要把妙兒許配給花繼業?花家那是落魄的商戶,盡管花繼業有個國公爺的外祖父,可是那終究是外祖父,幫不上啥的。”

  馬氏嘲諷的笑著來了一句:“我本來還以為妙兒能嫁個什么高門大戶呢,這最后再能耐有啥用,不過嫁給了個敗家子。”

  這馬氏心里真的舒坦啊,以前她一直以為玄妙兒能嫁給千醉公子,后來聽說千醉公子不娶妻,她心里敞亮不少,因為千醉公子是這鳳南國最優秀的男子,嫁給他,那就真的是碰到天了,所以自己不希望玄妙兒那么命好,后來又擔心她嫁到京城的官員家里去,沒想到這最后嫁給了花繼業,自己這心里真的舒服了。

  玄濤對玄老爺子和馬氏的話并不在意,因為自己了解花繼業,也了解自己的閨女,她的選擇不會有錯的,外人的話自己本來也想到了,根本不在意這些。

  “爹,我對繼業那孩子了解,認識這么多年了,我希望妙兒有個好歸宿,高門大戶的咱們嫁進去了,也是不自在,妙兒這個性子的不太喜歡受約束,花家沒有公婆在身邊看著,我看挺適合妙兒的。”玄濤沒有說別的,只是說了自己真實的覺得好的地方。

  玄老爺子要面子的人,他一直希望玄妙兒嫁給高門大戶的,自己也跟著臉上有光,可是這花繼業,真的是沒什么太多吹的,花繼業的名聲也不好,花家沒能耐,唯一能說的過去的就是外祖父國公爺了,這跟自己本來想的那可是差的太遠了。

  “老大啊,你平時那么聰明,怎么這時候糊涂了?這事哪是孩子說行不行的,這得你看著啊,這也得門當戶對啊,咱們妙兒嫁給王爺都拿的出手的,怎么也不能嫁給花家啊?”

  玄妙兒笑看著玄老爺子:“祖父,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,可是你也知道,我不缺金銀,不缺權勢,千醉公子對我跟親妹妹一樣,我用千府的什么跟用自家的一樣,還有九王爺一直就以我兄長自稱的,所以我需要的就是一個能真心對我好的,別左一房右一房的,讓我操心就行了,還有就是成親了,我也要離爹娘近,還得繼續做生意,繼續出來拋頭露面,我不可能是做那種金絲雀,被人養在后院,所以這是最好的選擇。”

  玄老爺子知道玄妙兒說得對,因為自己也清楚玄妙兒的性子和心性,她就不是能在家里帶著相夫教子的女子,她這個性格跟家里誰都不像,但是自己也知道這個丫頭是誰家也關不住的。

  可是自己心里就是沒平衡,因為自己就是想要面子,想要出去吹牛,這玄妙兒跟了花繼業,那以后別人問起來,自己怎么說?

  “可咋說這花繼業也配不上妙兒啊,這事我還是不同意,不行,那不是等于把玄家的東西都給了花繼業,給了人家花家?要是妙兒非要嫁給花繼業,那就把妙兒的財產都給家里留下,也別帶什么嫁妝了,就自己嫁過去就得了。”玄老爺子想到那些鋪子,金錢,房子都給外姓人自己心里就滴血了。

  玄濤對這個是心里有自己的規矩:“爹,妙兒跟千醉公子的合作,都是以自己的名義,這個不能改,所以這本就是她的。”

  “那妙兒自己的鋪子呢?那些一個不能帶過去。”玄老爺子說的是一臉正義道,這聽著是真的為了玄濤他們家著想的。

  “爹,我們家這些早就有安排了,每個孩子自己的生意歸自己,互相不干涉,沒產業的我會以后根據他們所需給他們,妙兒的是她自己賺的,都要帶走。”玄濤把這些家規都正兒八經的說了一遍。

  玄老爺子聽完這話,心疼的差點跳起來:“你說啥?你說妙兒那些鋪子都帶走?一個不留?你傻了?”

  “爹,我們家的孩子一個比一個聰明上進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,二郎兩口子有根雕坊,有手工坊的分紅,四郎書讀的好,以后應該是走仕途的,六郎還小,但是我相信他以后也會有自己的一片天地,坐享其成的財富,不會長久,也不會懂得珍惜,我們家就是這個教導方式,并且我家里的田地房產還有很多,養兒子是老子的事情,不能讓閨女分擔。”

  玄老爺子氣的一拍大腿:“老大,你傻了吧?這姑娘是嫁出去的,是潑出去的水,以后是外姓人了,你這些都不如給你侄子分點,至少那也是玄家人啊。”

  玄濤仍舊很平靜:“爹,我說了,什么都要靠自己爭取,才更珍貴,何況我們家如果沒有妙兒,什么都不會有,所以這是她該得到的,爹這事我就是來告訴你一聲,中午家里備了飯菜,請你跟娘過去一起吃。”

  玄老爺子哼了一聲:“我不去,那飯我吃不下去。”

  馬氏卻很想去,因為一想到玄妙兒嫁給了花繼業,自己就是高興:“這是喜事,咋不去呢?我們去。”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 彩票技巧公式准确大全 12生肖买马号码全图 河北11选5一定牛任5遗漏 西北轴承股票 云南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今天 辽宁11选5基本走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 急速赛车手 美国中产家庭的资产配置 上海快3开奖查询结果 北京28被骗提不出来 如何分析股票行情数据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快3全天计划 澳洲快乐8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