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陰暗的一處

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陰暗的一處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花繼業低頭看著懷里如貓兒一樣的人道:“你這點小把戲要是能騙得過我,那我怎么活到現在的,你那腳步聲,東跑西顛的,我能聽不見?”

  玄妙兒一臉失望的看著花繼業:“怎么說,我怎么都騙不到你了,你不好假裝被騙么。”

  “可是我就是想你進來就抱著你,一刻也不要等。”花繼業的下巴抵在玄妙兒的頭上蹭了蹭道。

  玄妙兒覺得這個男人簡直就是蜜糖做的,太甜,太黏,太膩歪,可是自己怎么就這么喜歡呢?

  “好了,別鬧了,咱們坐下說話。”玄妙兒拉著花繼業坐到書桌前:“你說明天王御史和藍凌回去的路上會順利么?”

  說起正事,花繼業的臉上也嚴肅了些許:“我的馬車,我的人,如果不是太師府不會明著來,就算是三王爺也會有幾分隱藏,所以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。”

  玄妙兒點頭想了想,又搖了搖頭:“不對,你記得我爹給丁府送藍凌手記稿子時候那次不?他們不敢動人,但是他們會制造問題,偷梁換柱。”

  花繼業也想起這個事情了:“這個你不用擔心,我們有偵查的人在前邊探路,如果路上有意外,他們會躲開的。”

  玄妙兒還是覺得有幾分不安心:“總是心里有些不踏實,是我想太多了么?”

  花繼業沉默片刻:“不是你想的多,確實是要小心,咱們在想想怎么能更安全吧?”

  “要不咱們還是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。”玄妙兒看著花繼業問。

  花繼業笑了:“我也這么想的,讓丁小姐和王御史身上帶假的,真的放在護送人的手里,人和東西分開,更安全。”

  玄妙兒點點頭:“跟我想的一樣,這樣就安全了。”

  “咱們真是心有靈犀。”

  “好了,說完了正事,時辰不早了,送我回去吧。”

  “說完正事就走?”

  “別鬧了,我坐著自己馬車來的,再晚回去讓人見了不好。”

  花繼業起身道:“那我就去你家再呆一會,我可沒看夠我的小媳婦。”

  “整天小媳婦,你咋的,還想找個大的?”玄妙兒皺著眉頭看著花繼業,臉上很是不滿意的問。

  花繼業笑著刮了一下玄妙兒的鼻子:“小是指你年齡小,跟我比,你想什么?”

  玄妙兒這才有了笑臉:“我還以為你打算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?”

  “有你一個我都疼不完,我哪有那么多經歷想別的,小醋壇子,趕緊走吧。”花繼業幫玄妙兒把披風繩扣綁好道。

  “那我走了,這么晚了,你就別折騰一趟了。”玄妙兒對著花繼業道。

  “你覺得我會不送你?”花繼業在她的額頭親了一下:“趕緊回吧。”

  玄妙兒笑的甜蜜的推門出去了,她知道某人會暗中送自己,并且一會回家又見了。

  夜深了,秋天的風涼了,可是某些有著愛情的人的心里是暖的。

  不過某些陰暗之處,因為這季節氣候的變化,更加的冷了。

  陳秀荷客棧的地下室里,傅斌坐在茶桌邊,細細的品著茶,眼睛沒有看面前站在的陳秀荷和秦苗苗,也沒有說話。

  陳秀荷站在那沒有動也沒有表情,她很能沉住氣。

  可是秦苗苗站了一會,就忍不住開口:“我們很快就能得到公子想要的信息。”

  陳秀荷微微皺了皺眉頭,她說過秦苗苗很多次了,要沉著冷靜,可是她卻還是年輕,沉不住氣。

  傅斌放下茶杯:“你要跟你娘多學習,遇事不要急躁,花店的事情不是一天兩天的,什么都事情都不是一天兩天的,你們的任務是什么不要忘了,就是要潛伏在她身邊,得到一切能得到的情報,包括藏寶圖的,所以你們的首要目的就是隱藏。”

  陳秀荷趕緊應下道:“公子放心,我會教導好苗苗的,她年紀尚小,需要管教。”

  傅斌點點頭:“我相信秦夫人,時辰不早了,我也該走了,我只是來問問進度,但是不是催你們。”

  陳秀荷趕緊應下:“屬下明白,公子放心。”

  秦苗苗不想讓傅斌走,他好不容易來了,所以這時候還是忍不住開口道:“公子,我最近學做了一些點心,公子要是不忙,留下來嘗嘗可好?”

  陳秀荷知道自己已經不能阻止秦苗苗這些事了,并且兩人睡過了太多次,所以她很懂事的告退出去了。

  傅斌確實是沒有事情,他今天來的時候或許就有了留下的心,最近自己心里事情多,也需要一個發泄的地方,秦苗苗有些方面,還是可以讓他得到釋放的。

  所以傅斌回身道:“也好。”說完走到床邊坐下了。

  秦苗苗哪能不懂這個意思,這么久第一次傅斌這樣愿意留下,不管是什么原因,她都很高興。

  趕緊接著道:“公子稍等,我去拿點心。”

  “點心不用了,我只是想休息一會。”傅斌的話語里沒有情感,聽著有些冷。

  可是秦苗苗只要聽見看見她就滿足了:“那我伺候公子洗漱一下,也好睡的舒服。”

  說著開始弄水了,因為每天晚上,秦苗苗都會備一些熱水,就是留著傅斌偶然來用的,盡管他很少來,可是秦苗苗準備一天不落。

  伺候著傅斌洗漱好了,她坐在床邊:“公子,我給你按摩一下,能緩解疲勞。”

  傅斌沒有說話,脫掉外衣躺下了。

  秦苗苗從頭道肩膀一路按下去,直到傅斌把她扯到懷里,兩人糾纏到了一起

  第二天早上,花繼業來到畫館,落了,見周圍沒人對著玄妙兒道:“他們已經啟程了,中午到京城的話,晚上我就能收到消息,知道他們路上可否順利。”

  玄妙兒真是懷念現代社會,要是有個手機多方便,不,哪怕電話也行,哎,別說電話,有個電報也好啊,不過哪有那么多可能,還是遵循人家這個時代的生存法則才是。

  “我覺得應該是安全的。”玄妙兒覺得昨天他們能做的都做了,心里還是有點底的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领航pk10计划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出号分析 幸运飞艇7码滚雪在线计划 十大股票软件排行 今晚双色球开奖号查询 安徽体十一选五一定牛 河南快三走势图近100期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玩法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图 福彩3d走势图专业版走 新股申购一览表中签号 浙江6+192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 谁有德国赛车彩票网址 白银买跌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