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荷葉相信了

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荷葉相信了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玄文誠聽著張氏說的還挺真的,心里也是佩服張氏,張氏什么時候都沉得住氣,心里踏實不少:“謝謝你還能替我著想。”

  “我做這些只是為了咱們這房,我是看不上荷葉,她整天跟我作對欺負我欺負舒兒,但是也怪我沒生兒子,我只是希望荷葉還能再生個兒子,娘之前就說九郎讓我養著,我也算是個老有所依。”張氏說出了自己是有欲望的,更真實的讓荷葉覺得這話可信,其實自己可沒想養別人的孩子。

  “你放心,我保證不會虧待你跟舒兒的。”玄文誠跟荷葉之間有關孩子的秘密,張氏不知道,所以張氏這么說,沒什么不對,并且玄文誠也知道馬氏一直想讓張氏養著九郎,所以這個話也真實。

  張氏嘆了一口:“哎,這事我只能說你憑良心,咱們多年的夫妻,希望你還念舊情。”

  “我心里記著呢。這幾天我看著三郎娶妻,我心里也是著急,咱們就這么一個男孩,這還得多少年能娶妻呢,他們那房是又去學堂又娶妻生子的,都是花錢的事。”玄文誠這些抱怨是發自內心的了。

  “你別抱怨那么多,顧著眼么前吧。”張氏說的是一百個真心。

  “嗯,咱們關門這么長時間了,我去把門開開,免得有人多心。”玄文誠出去開門了。

  張氏隨手端起臉盆里的臟水,對著后窗戶就潑了出去,還對著玄文誠大聲道:“我給你重新舀點水,你擦擦臉,今個太熱了。”

  玄文誠聽見水聲,心里還能不懂,這張氏真的不是個好對付的,自己現在又倒戈回來對不對?可是自己現在能求的就只有她了,自己以后也要跟她綁一起。

  荷葉蹲在窗戶臺下邊偷聽,聽著里邊沒聲剛想爬走呢,這一盆臟水從頭到腳,澆個響透,可是她不能出聲,死死的咬住牙挺著沒出聲,心里把張氏詛咒了一百遍。

  她又等了一會,真的沒動靜了,才小心的爬到山墻那邊,不過這一身水,現在出去也不行,就靠在墻邊想著事,順便曬衣服吧。

  荷葉心里還是想著剛才張氏的話,李巧蓮的孩子是馬氏弄沒得,自己的重孫子她都能下去手,那自己的孩子是不是馬氏真的還是不想留呢?她摸摸自己的肚子,心里發毛。

  荷葉倚在墻邊,倒是難得有這樣的時候,可是忽然馬氏一嗓子,喊自己的名字,自己嚇了一跳,摸著頭發還沒干透呢,她干脆沒動,就在這坐著了。

  馬氏在屋里喊荷葉,是因為有一會沒看見她了,現在荷葉又懷上了,馬氏還是挺重視的,畢竟九郎流言蜚語的多,但是現在荷葉肚子里這個倒是保證是玄文誠的,當然她不知道的張氏把這個事情早就扭曲的傳達給了荷葉。

  可是喊了之后也沒看見人,馬氏又喊了一聲玄文誠。

  玄文誠不情愿的爬起來,去了馬氏那屋,屋里也沒有外人,玄文誠坐到了炕沿邊上。

  馬氏給玄文誠鋪了個褥墊子,讓他上炕坐的離自己更近點,聲音不大道:“之前你就說在你們屋里做個隔斷,這咋到現在還沒做完呢,荷葉又懷上了,不能住那沒陽光的屋子,對孩子不好。”

  “這不是三郎要成親了,那些東西放在院子里擋礙,我就都收拾倉房去了。”玄文誠就是懶,又拖沓不愛干活,加上這段荷葉又懷了野種,他根本不想見荷葉了。

  馬氏皺了皺眉頭:“今個老四老五都在家呢,你們三這就整,今個就整好了。”

  玄文誠嘆了口氣:“我的親娘啊,這東西就不能等等么,也不是著急的事。”

  “我說你是不是傻,九郎就算你確定是你的,可是別人的閑話還是不少的,再說這被懷疑過的孩子,以后怎么都是個事,但是荷葉現在肚子里的保證是你的,這個要是兒子,才更可靠啊。”馬氏一副恨鐵不成鋼的道。

  可是玄文誠心里更明白的是,九郎的身份只有自己知道,這個才是最可靠的,現在不能讓荷葉知道是怕她破罐子破摔自己不好收場,但是荷葉現在肚子里這個野種保證不能留,這個自己都不知道是誰的,生出來說不上像誰,那就是個禍害。

  這么一想玄文誠更不想讓荷葉和那個野種好了:“娘,我心里有數,荷葉有時候做事太過了,讓她反省反省也好,等三郎成親之後,我保證盡快的把隔斷弄上。”

  馬氏嘆了口氣:“老三啊,我知道你沒病我就放心了,至少你還能生,也不能斷后了,我現在更擔心老五,你說咱們家子孫這么薄呢,就老四兒子多,老五這我也不敢說,他們兩口子掉進冰窟窿過,我老是擔心老五也不行了。”

  玄文誠忽然忍不住的嘴角向上挑了一下,自己沒想到又跟自己同病相憐的人,老五就一個病兒子,以后也未必能傳遞香火,看來自己也不是最可憐的了。

  馬氏看著玄文誠走神,扒拉一下他:“你想啥呢?”

  “沒有,我就是覺得娘多心了,你看當時你們不也覺得我不行,這不荷葉都要生老二了?老五腿腳不好,可是不是那方面不行,你就放心吧,他們兩口子年輕。”玄文誠盡管是說玄文寶好的話,可是心里卻一點不嫉妒了,因為玄文寶跟自己一樣了,并且他還瘸了,這么比起來,好像自己還有優勢了。

  馬氏聽著玄文誠的話,終于有了笑容:“老三啊,還是你懂事,你是娘的第一個孩子,娘心里最信任的是你,你以后對老四老五好點,別讓娘操心。”

  “知道了娘,你放心吧。”玄文誠面上應下了。

  馬氏嘆了口氣:“你們啊,都別自私,親兄弟有啥事解開就好了,知道不?你看你大哥你二哥,不就是人家兄弟互相幫著么?你們要是能實心實意的擰成一股繩,不比他們差的。”

  玄文誠掏了掏耳朵,感覺馬氏再說這種話,自己的耳朵就聾了:“娘,我們心里都有數。”

  馬氏也知道自己說的太多了:“我也不是愿意說,這不也是沒辦法”

  玄文誠干脆那個枕頭趴在馬氏邊上神游了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新疆11选5一定牛 快乐十分彩下载 理财壁纸 河北11选五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器 秒速赛车开奖软件 内蒙快3推荐一定牛 用友股票 管家婆精选资料四肖八码中特 什么叫趋势股票 北京快乐8在线网页计划 彩票群英会走势图最新 5分赛车彩 5分快3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江西快三购买平台 最新22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