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與荷葉對峙

第八百六十五章 與荷葉對峙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不過她婚事這個話題永遠是家里最熱衷的,這不都開始說起來了,玄妙兒只能低頭吃飯,不敢搭話。

  第二天早上,李夢仙進了玄妙兒的房間:“妙兒我讓人去給荷葉送信了,一會咱們還去昨天那個地方與她碰頭。”

  “好,等會再去,讓她先到,免得她見了我在,就不過去了。”玄妙兒現在發現荷葉的腦子不簡單,她比自己想的要精明,如果不是她做了錯事,也不至于淪落到給玄誠做妾,所以她不會甘心她現在的生活。

  李夢仙緊張的問:“但是妙兒,這銀子進了荷葉的手里,還能要回來么?要不然就當是破財消災了,咱們不要了,也不沾惹他們了。”

  玄妙兒堅定地搖搖頭:“這銀子拿回來扔河里,都不能給她,她這不是光要銀子那么簡單,她的心里可是想要更多,并且她不是一次兩次的對我哥打主意了,這事必須與她說個清楚,免得她再生事非。”

  說起荷葉對玄安睿打主意的事,李夢仙心里是真的難受:“嗯,我心里也恨,可是我也有點怕,我怕她狗急了咬人。”

  “先把她的牙拔了,看她用什么咬。”玄妙兒的眼中帶著點殺氣,跟花繼業相處久了,她覺得自己也帶了點這個氣息。

  看著時間差不多,玄妙兒和李夢仙出了院子,走向了作坊后邊那棵老樹下。

  荷葉自己站在樹下好像心情不錯,這時候見人沒來呢,自己在那舉著手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鐲子,這鐲子是張氏的,張氏這兩年也沒什么私房了,能被她和玄誠翻出來的都翻出來了,這個鐲子是張氏想要給小女兒留下的嫁妝,不過還是被荷葉找到了。

  這鐲子的水頭很足,顏色也好,荷葉喜歡的不得了,這剛帶了沒幾天,每天都要用帕子擦擦,沒事忍不住就看看。

  直到聽見腳步聲靠近,她才收回了手,她對李夢仙一點防備沒有,因為她胸有成竹的認為李夢仙完全在自己的控制內了,李夢仙被自己騙的不會把這事說出去的,所以也不擔心。

  可是她越聽越不對,這腳步聲不是一個人的,好像幾個人,難道不是李夢仙,她趕緊看過去。

  這一看蒙了,怎么玄妙兒來了,她看見玄妙兒的第一反應就是趕緊離開,她看著李夢仙道:“夢仙今天我這還有事,咱們的事改日說,妙兒也會來了,你們聊著,我先走了。”這著急忙慌的說完就要跑。

  玄妙兒怎么可能讓她走,對著千落到:“把人留下。”

  千落一道閃電般就沖到了荷葉面前,攔住了她的去路:“我們小姐還沒讓你走呢。”

  荷葉知道千落的功夫,不敢動了,轉過身看著玄妙兒:“妙兒這是干什么?都是親戚,這咋還動手了。”

  玄妙兒看著她冷笑一聲:“荷葉,以前我是不是對你太寬容了,讓你覺得我們家好欺負?你是真的活膩歪了?”

  這種聲音不高,卻偷著冷氣的語調,讓荷葉感覺有點冒冷汗了:“你說什么呢,我不懂。”

  她還是覺得這事李夢仙應該不會說去的,玄妙兒來一定是意外遇見的,一定是,她應該不知道什么,李夢仙一定不會把那事說出去的。

  “你不懂?這事你要是自己說也許我還能給你留點活路,可是要是讓我說出來,我怕是你就沒得選擇了。”玄妙兒玩味的看著荷葉,她昨天想了很多,把有事情連起來了,今天她也想要炸出點有價值的事情。

  荷葉心里發毛,到底玄妙兒知道多少?李夢仙說了什么?沒事,這事自己罪不至死,并且這不是光榮的事情,她玄妙兒也不能愿意把這事說的人盡皆知,所以自己不要怕。

  她還是要試探一下,看看李夢仙到底說了沒有,別自己被玄妙兒嚇唬住了:“夢仙,有些事你懂得,不適合太多人知道。”

  李夢仙現在可不信荷葉的任何話了:“荷葉,你別想著騙我了,告訴你,以后你也休想打我夫君的注意,更別想打我們家的主意,否則我對你不客氣。”

  荷葉這回心里真的有些毛了,因為這李夢仙的話很明顯,就是這事她跟玄妙兒說了,這玄妙兒可不是一般人,她來了自己就不好在控制李夢仙的思想了,看來玄妙兒已經插手了。

  現在她不能與玄妙兒對抗太多,還是要抓住李夢仙心里才行,并且只要自己咬定這孩子是玄安睿的,就算是她們有懷疑的地方,可是也不能完全否定這件事,自己就是要和稀泥,讓這個孩子的身世不確定,那么只有自己才知道這孩子真正的父親是誰。

  荷葉錯開玄妙兒的視線,對著李夢仙道:“夢仙,你是不是有什么誤會了,我說了這孩子的事我不會告訴別人,也不會想要怎么樣,就是想給他留個種。”

  不等李夢仙說話,玄妙兒上前一步,近近地看著荷葉:“荷葉,我哥和我嫂子新婚才半年多,沒懷上有什么問題么?這成親幾年才懷上的多的是,你整日嚇唬我嫂子,你想要什么?絕不是我嫂子給你的幾十兩銀子吧?”

  李夢仙這段時間精神不好,其實最多就是被荷葉嚇唬的,別人其實也就是問一句,可是荷葉只要見了她就說什么玄家現在有錢了,必須要快些有子嗣什么的,還說李夢仙有可能不能生之類的,李夢仙本來心里也是緊張這事,在被荷葉整天這么說,確實越來越害怕了,也就更容易上他的套了。

  不過現在李夢仙被玄妙兒說醒了,她越想越生氣,對著荷葉吼了一句:“荷葉,你的孩子跟安睿哥沒有一點關系,你別想再騙我了。”

  荷葉堅決不能讓這孩子與玄安睿脫離關系,所以一定要咬死了這件事,并且對付玄妙兒和李夢仙,這段時間她心里其實也是有準備的。

  “孩子是誰的我能不知道么?李夢仙,你別傻啦吧唧的聽玄妙兒的話,她根本不是為了你著想,她倒是希望你們沒孩子,到時候她就能多分一分家產呢。”荷葉這人確實挺精的,她知道分析人的心里。未完待續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短线的股票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位置富豪配资 江西体彩11选5彩经网 电子赌博导航 2月21日股票推荐 双色球怎样投注单注奖金最多 一码公开免费资料 山东体彩11选五最大遗漏 茅台股票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广东26选5预测 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福彩36选7历史开奖 上证指数2010年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 内蒙体彩11选5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