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六百三十二章 木天佑離別

第六百三十二章 木天佑離別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花繼業知道這事玄妙兒真的生氣了,他心里很難受,更多的是心疼,自己說了保護她,可是卻給她找來了麻煩。

  他沒控制住自己的腿,走上前去把手按在玄妙兒的肩膀上:“妙兒這次我錯了,我以后一定要考慮的更全面,但是你知道我也有很多的秘密,有些話有些事我不能現在與你說,但是我會用我的最大能力保證你和你家人的安全。”

  玄妙兒這時候心里還是窩著火呢:“花繼業,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,我也有。”說著玄妙兒想回頭。

  花繼業卻按住她的肩膀沒有讓她轉過來:“妙兒,今天的話我是很真誠的,給我一些時間,我一定把一切告訴你,還有,還有些話到時候我也會一起說,等我,今天是我不對,我這就去處理,等我回來,我們和好如初好么?”

  肩膀上傳來的溫度讓玄妙兒一時心跳加快了,她好像也不好意思回頭,乖乖的點點頭,輕輕地道了一聲:“好。”隨即肩上的溫度不見了,只聽見花繼業離開的聲音。

  玄妙兒聽著腳步聲遠了才轉過頭,看見的是花繼業離開的背影,兩人之間好像多了一些東西。

  第二天玄妙兒回了鎮上,卻收到了木天佑的請柬,她到了男女大防的年齡之后,木天佑很少請她去家里,有事都是來畫館找她,今天不知道他為什么找自己,但是總覺得是大事。

  所以換了衣服直接趕緊去了木府,進了木府仍舊是木管家親自出來的,映著玄妙兒進了內院,之后木管家沒有再往前,守在了門口。

  玄妙兒進了房門,看見的仍是臉上洋溢著微笑的木天佑,只是今日他的微笑里有著一些說不清的雜質,沒有往日的那么單純。

  “妙兒來了,坐吧,今日讓你來是道別的。”木天佑的房間里沒有外人,他人就坐在輪椅上。

  “你要回平西國去么?”玄妙兒沒有坐下驚奇的問。

  木天佑點點頭:“你就是聰明,我說一句你便猜得到,我的兩個個兄弟自相殘殺,一死一殘,所以我必須回去,要不然木家的天下就要改性了。”

  玄妙兒沒想到自己能認識這樣的大人物,這以后木天佑很可能就是平西國的國王了,盡管是小國,可是好歹也是一國之主啊。

  “木大哥,那你還會回來么?”

  “我現在也不知道,不過短時間內是一定回不來了。”木天佑看著玄妙兒的目光有些炙熱。

  “那你以后要照顧好自己,也許我這話多余了,你以后不缺人照顧,但是你以后要和以前一樣的樂觀開心,那才是我的木大哥。”玄妙兒知道木天佑如果真的成了儲君,他的生活并沒有現在的自在快樂,因為他不是愛權勢的人。

  “好,我一定記得你的話,不管遇見什么事,都要樂觀的去對待,你也一樣要快心快樂。”木天佑其實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對她有了友情以外的情愫,可是自己現在都不能保證自己的未來,又如何承諾給她一個未來呢?有些話也許現在不適合說。

  “木大哥什么時候動身?”

  “就這幾天,那邊來人接便走了,所以不用相送。”

  “可是我真的有太多不舍,木大哥以后要記得我。”玄妙兒眼睛有些酸,自己的朋友不算太多,而木天佑是自己信任的之一,如今面臨分別,難免傷感,她趕緊走到窗后,看向外邊。

  木天佑站起來,拿著帕子走到她身邊,遞過帕子:“傻丫頭,我會給你寫信,也不會忘了你,以后還會派人來接你過去玩。”

  玄妙兒接過帕子,擦了擦眼淚,才驚訝的看著木天佑:“木大哥,你的腿好了?”

  “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?只是最近我才選擇偶爾站起來的,畢竟這是我回去的資本。我不貪戀權勢,但是有些事情我也需要了斷,好了別哭了,以后我們會見面的。”

  在玄妙兒心里,木天佑對自己的幫助是雪中送炭,她剛來的時候,對她有一個好的,在她心中都是恩人,更何況木天佑幫了她那么多呢:“好,我可是記得木大哥的話了。”

  木天佑從腰上解下來一個玉佩遞給玄妙兒:“這個玉佩是平西國王子的令牌,你拿著這個在平西國可以進出皇宮,你收好,以后也許用得上。”

  玄妙兒沒有接玉佩:“木大哥,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收,你這東西我可是沒少拿了,做念想的多了,咱們之間就不用那么多講究了。”

  木天佑硬是把玉佩放到她手里:“拿著,也許這個東西你一輩子用不上,只是一個裝飾,但是也許會是你的護身符。”

  玄妙兒自然知道這個東西的厲害,不過盛情難卻,既然是木天佑想給的,自己不拿他也會送去,所以她接過了玉佩:“那我不與木大哥客氣了。”

  “本就不該客氣,咱們坐著說說話,晚上留下吃飯吧。”

  “好,以后怕是少有這樣的機會了。”

  兩人落了座,說起來從認識以來的點點滴滴,玄妙兒也吃過了飯才回家,木天佑沒有說什么時候走,只是說走了之后會讓人來告訴她,但是不會提前告訴,也不要她來相送。

  過了三天花繼業就從京城回來了,進了門仍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:“我回來了,這次去的時間短,沒買什么好東西。”說著沒買什么,可是還是擺了一桌子。

  玄妙兒看了他的神情就知道方櫻雪的事辦的很順利:“怎么回來的這么快,你外祖父舍得你回來?”

  “有些事情就需要干凈決斷,我外祖父給她訂了人家,入冬就嫁人,以后不會來煩我了。”花繼業沒有說得太多,只是把結果告訴了玄妙兒。

  這個結果玄妙兒倒也不意外,不過方櫻雪那樣的女子嫁到誰家,誰家都不得安生,真是同情那個娶她的男人。

  不過在花繼業面前,她不想過多的去評論方櫻雪:“解決了就好。”

  見她沒多問,花繼業也沒有再說,隨口又問了一句:“這幾天沒什么事吧?”

  “對了,木大哥要回平西國了。”這個對于玄妙兒來說算是不小的事,畢竟他對自己也是有恩的。

  “我去京城也聽說了,不過什么傳言都有,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,這些與我們關系不大,只是你們是朋友,他走了,你會傷心吧?”花繼業問這話的時候看著玄妙兒的眼睛,他不想看見玄妙兒對木天佑有太多不舍。

  “我也沒有多問,不過我們是朋友,我自然有些傷感,但是他終究要回到故土,所以應該替他高興才是。”玄妙兒真的希望木天佑能過的快樂。

  “對呀,他應該回去,這確實是個高興的事。”

  “花繼業,你要不要表現的那么明顯?”

  “我有么?”

  “有,很明顯。”

  也許這才是兩人該有的相處方式,而方櫻雪的事情兩人沒有再提。未完待續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快乐10分助手下载 中国融资配资网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快技巧规律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北京pk拾赛车计划网址 股票配资温州 重庆幸运农场100走势图 江苏快三骗局大小单双 掌中宝配资 山东十一夺金推荐软件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众筹炒股平台 北京快3遗漏号码 51计划网pk10飞艇 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