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畫滿田園 > 第六百零三章 來請去上房

第六百零三章 來請去上房

重要通知:域名變更為www.uujqsu.icu請收藏

http://www.uujqsu.icu  花繼業哪能不知道這事小丫頭害羞了,這丫頭一天太迷糊了,不過這第一次的擁抱好像不錯,邊想邊不覺的嘴角上翹。

  然后帶著那個護院走了,自己送去也沒啥不好,這是妙兒對自己的依賴,就是這小丫頭以后不會不好意思見自己吧?那可糟了,這花繼業心里一直想這想那,其實最想的還是懷里那一刻的溫暖。

  這邊玄妙兒躺在床上,翻來翻去,心里簡直是后悔死了,這該死的花繼業,擋著我做什么,盡管姐姐前世是有男朋友,可是兩人還沒怎么到親密的階段呢,渣男就叛變了,不過,這個擁抱自己咋還有點留戀。

  不行,不行,該死的花繼業,我要打你,等下次見了一定要打你,為啥打人家?明明自己沒看路的,玄妙兒在床上滾了一百個來回了,跟烙餅似的。

  接下來的兩天,玄妙兒一直呆在后院,花繼業來了她也不出來,干脆說自己受風寒了,反正躲著不見,這么丟人,自己是豬么?

  花繼業來了兩天沒見到人,心里倒是空嘮嘮的,這丫頭不會真的就不見自己了吧?難不成還得換個身份見她?再來一次,她不見自己的話,那就得換成千醉公子來一次了。

  第三天早上,玄妙兒猶豫要不要出去轉轉,玄安勤來了。

  玄妙兒迎過去:“大郎哥,快進屋坐,和鐵家事談好了啊?”

  玄安勤倒是沒有一般男孩子說婚事的羞澀:“嗯,談好了,我后天回河灣村去跟家里說,你讓人回去送個信,讓大伯后天別遠走,到時候保證要請他過去的。”

  玄妙兒點點頭:“嗯,我一會就讓千墨回去,鐵家都同意這事?”

  說起這個玄安勤很興奮:“同意,他們家很愿意。”

  “那鐵姑娘你可見過?娶妻一輩子的事,大郎哥不能因為這身份適合,而不去看人適不適合?”玄妙兒確實不想讓玄安勤的婚事有什么遺憾。

  說起鐵姑娘,玄安勤的臉還是微紅了一些:“鐵姑娘挺好的,說起來她也識幾個字,說話也是懂道理的,人性子也好,我看挺好的。”

  玄妙兒也沒再多問了:“大郎哥的眼光我相信,后天我也回去。”

  玄安勤點點頭:“好,你們都在我心里也踏實。”

  玄妙兒沒想到玄安勤這么說,他這是真的把自己家人都當成一家人了,四叔四嬸真是拎不清,多么重情義的孩子,被他們傷了。

  又說了一會話,玄安勤告辭走了,玄妙兒送著他出了門,順便也去前邊畫館讓千墨回趟河灣村。

  安排完千墨回河灣村,玄妙兒又想要回后院,自己明明天不怕地不怕的,這怎么還羞澀了?自己猶豫要不要回去。

  “妙兒,有兩日不見了,你風寒可好了?”花繼業笑著進了屋,他能不知道這玄妙兒是躲著自己說風寒么?本來想著今天見不到她,晚上就換千醉公子的身份來一趟呢,哪想到來了就看見她了。

  玄妙兒這次真的臉紅了:“我風寒還沒好,我這就回后院躺著了。”說著又要走,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了。

  花繼業趕緊擋在她面前,玄妙兒趕緊停住腳步,不能重蹈覆轍了:“你擋著我做什么?”

  “妙兒,你不會就因為咱們無意撞了一下,你就害羞了?難不成平時你說的什么不拘小節,相信友情之類的都是假的?”花繼業明顯的激將法。

  可是這這個對玄妙兒還真管用:“我哪里害羞了,我只是,我只是站著睡著了,覺得丟臉。”玄妙兒當然是因為撞到花繼業懷里才尷尬的,可是不能提那個。

  “那你就因為這個,連朋友都怕了?不知道誰說過和我是最好的朋友,就這么點小事,這就不要朋友了?”

  “我哪有?我就是染了風寒。”玄妙兒嘴硬的道。

  “不承認就算了,還裝病,你還是我認識的妙兒么?”花繼業繼續激她。

  “花繼業,你有完沒完?我是女子,我就是害羞了,怎么了?要不要你這樣說?”玄妙兒平時整天和花繼業拌嘴,兩天沒吵還真的不適應,出來吵吵好像不那么尷尬了。

  花繼業嘴角微微上翹,這丫頭有時候你要順毛驢,有時候還就得激將她一下:“那事過去了,對了前兩天給你家送去的護院叫元芳,是我莊子上的人,跟我好多年了,功夫很好,你放心吧。”

  這個名字讓玄妙兒忍不住笑了:“元芳,好名字。”以后有事都可以問元芳了,元芳你怎么看?這個元芳的出現,也讓之前的尷尬隨之一掃而空了,并且還能真的以后不見花繼業么?畢竟那就是個意外。

  花繼業見這個小丫頭這情緒的轉變要不要這么快,其實害羞也挺好的,至少證明長大了,懂得那些事了,不過還是不躲著自己好,看不見她心里癢癢。

  “剛才我見你大堂哥來了,有事?”花繼業也不想在逗玄妙兒,這要適可為止,那事就不能再提了,所以換個話題。

  玄妙兒點點頭:“進去與你細說。”

  兩人又恢復了以前的相處模式,只是不知道哪里有了些微妙的變化,兩人都感受得到,但是都沒有說。

  三天后玄妙兒回了河灣村,因為這天玄安勤要回家和上房談婚事。

  她回去的比較早,怕回去晚了錯過什么,不過她到家時候玄濤和劉氏已經穿戴整齊的等著了,其實人家上房能不能請自己家過去還兩說呢。

  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要是他們能自己解決了,這事應該不會驚動別人的,現在分了家,他們家應該算是外人了,但是爹娘準備好了隨時去看得出對玄安勤的上心,。

  快到中午時候五郎玄安旭跑進來:“大伯大伯娘,祖父讓你們快點去一趟。”上次誤了事,來了就吃,忘了傳話,晚上挨了屁股板子,這次進屋先說正事,說完再四處看有沒有吃的。

  他這孩子也不傻,每次進來之前都把鼻涕搽干凈,這樣不招人家煩,也能得點吃的回去。

  其實對于玄安旭,玄妙兒不算煩,他就是個熊孩子,淘氣點,但是不像三郎那些壞心思,他就是愛吃點,淘氣點。所以玄妙兒對他也不吝嗇,給他拿了些吃食用紙抱著,讓他拿著吃。未完待續。
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唐山配资 什么是配资炒股 山东11运夺金遗漏数据 浙江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新疆11选5 中奖助手 股票软件 黑龙江体彩11选五预测 腾讯股票行情走势图 22选5开奖结果双今天 广西11选5 江苏7位数走势图第五第六位不见了只么处理 广西快三计划软件手机 极速塞车怎么样赌稳赚 今日东方6十1预测 理想股票论坛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遗漏